男子无法筹到医药费给病重儿子治病投水自尽

2019-06-08 22:16:32 来源: 崇明信息港

婴儿感冒咳嗽流鼻涕怎么办
婴儿感冒咳嗽流鼻涕怎么办
婴儿感冒咳嗽流鼻涕怎么办

在过去的三年里,王中兵先后失去了大儿子和老伴。几天前,因为再也筹不到医药费给病重的二儿子王建民治病,他绝望地投水自尽了。

如今,躺在病床上的王建民还不知道父亲不在了。而他自己的生命,也很可能进入倒计时。

遭遇

他脑出血,倒在了宿舍门口

王建民和妻子熊三英一起,在中牟县张庄的一处工地上做粉刷工。他们有三个孩子,由于没空照顾,寄养在熊三英的娘家湖南永州。

熊三英说,王建民来郑州几年了,每月能赚三五千元,养活她和三个孩子。“婆婆去世后,我们把孩子都送走了,年初我干脆也来和他一起打工。”

他们清贫而平静的生活在10月21日被彻底打破。

那天下午,一个工友找到熊三英,说王建民倒在了宿舍门口。“我们把他扶到床上,他开始头痛、呕吐。去附近医院做了一下检查,说是脑出血。”

22日,王建民被送到了郑州市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先后接受了两次手术治疗。

主治医生周大夫说,王建民的脑水肿很严重,医院进行了开颅手术,去掉了两块颅骨以降低颅内压。目前恢复状况不是很理想,病人机体缺乏营养,伤口愈合得也比较慢。

短短三个星期,医疗费如同流水般花出去。王建民昨天的医疗费清单显示,目前他的治疗费已经达到了93055.28元,已经欠了医院23055.28元。

艰难

家庭屡遭重创,千疮百孔

10月24日,在北京当清洁工的王中兵听到二儿子突然病重的消息,急忙赶到了郑州。

刚来到郑州市人民医院时,王中兵没能见到二儿子。他刚进行了开颅手术,在ICU重症病房里进行严密观察。

“当时一天的花费就8000多元,我们借来的钱马上就花完了。”熊三英说,王中兵赶回老家再次向亲戚和乡亲求助。

几天下来,王中兵收获无几。熊三英说,也不是大家不肯帮忙,实在借无可借了。

原来,在几年之内,相似的灾难接二连三地降临在王中兵家,这个家早已千疮百孔,负债累累。

熊三英介绍,王中兵有三个儿子,大儿子王建程3年前在北京一处工地上遭遇意外身亡,“据说他是被掉下来的钢管砸中了,留下大嫂和三个孩子。后来大嫂改嫁,带走了孩子和赔偿款。”

王中兵的三儿子在老家务农,长期照顾着疾病缠身的妻子。

王中兵的老伴贺广兰,也在两年前突发脑血管病去世。“当时就欠了好多债,我公公只好去北京打工还债,家里没有任何积蓄。”

绝望

筹款无门,老人投水自尽

王中兵属蛇,60岁,今年是他的本命年。

按照迷信的说法,一个人的本命年往往会过得一波三折,而他终究没有过去这个坎。

11月7日,王中兵往身上绑了石块,跳进村头的水塘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不识字,连封遗书也没留下,没有人知道他在生命的时刻,是怎么想的。

两天后,他的遗体才被发现。村干部向主任说:“我骑着车赶到他们组里,把大家召集起来商量。大家凑了两三千元,把丧事简单地办了。”

赶回去奔丧的侄女王玲瑜,在发丧时听到有亲戚后悔地说,可能是拒绝借钱时自己话说重了,“那个亲戚当时对我伯父说,大家都是穷人,都有孩子要照顾,总不能你把钱都借光,别人没活路了。”

也许就是借钱无望,在他经受了接二连三失去亲人的痛苦之后,绝望自杀。

求助

盼援手,不让三个孩子失去爸爸

当王中兵的生命走到尽头时,王建民也同样在生死线上挣扎着。

熊三英说,医院在他们欠费两万多元的情况下还在继续治疗,已经是破例了。

王建民现在恢复了一点意识,但是父亲去世的事情,熊三英还没敢告诉他。

周大夫说,病人目前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积极治疗,待病情稳定后,再做手术把颅骨修复好,接下来还要花费七八万元左右。

神经外科病房的韩护士长说,按照规定,欠费超过400元,医院就可以采取停药措施。但王建民病情危急,家庭又实在困难,他们本着救死扶伤的原则一直在坚持治疗,可随着欠费越来越多,他们的压力也相当大。

守在王建民床前的,只有妻子和他的堂妹王玲瑜。

王玲瑜所在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师生,在得知她家的遭遇后,迅速为她筹措了4000多元捐款。可这对于数万元的医疗费来说,远远不够。

熊三英身材娇小,长时间的焦虑和劳累已经让她有些反应迟钝,可看到丈夫有动静时,她还是立刻弹起来去查看。为了陪护丈夫,她每天只能坐在病房的一张椅子上小憩两三个小时,其余时间都在不断地帮他按摩、擦身、换洗被尿湿的床单。

她说,以后会怎样她也不知道,她只盼着能挽回丈夫的生命,不让三个孩子失去爸爸。

如果您想伸出援手,帮助这个屡遭不幸的家庭,请联系王玲瑜:,或拨打河南商报:0371—。(王宽/供图 河南商报见习 王菁)

知识产权“一才难求”制约科技创新
4部华语片入围多伦多国际电影节特别展映单元
第三届东湖灯会进入倒计时 45组彩灯绽放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