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一旧村改造乱象频生安置房建成年无法入

2019-08-16 19:12:38 来源: 崇明信息港

  作为温州10年前开展的 “千村整治 百村示范”旧村改造工程,永嘉县的示范点——下堡村引入房地产开发模式进行的安置房建设,却遭遇了现实的挑战。

  《每日经济》日前在温州市永嘉县采访得知,当年作为温州“旧村改造”示范点的下堡村一块面积56.9 亩、用于“旧村改造”项目的土地,出让5年后仍处于打桩的初级开发阶段。

  此外,作为“示范村”建设配套工程的下堡村“三产安置房”项目,被指因开发商为牟取利益而偷工减料,导致严重的质量问题,建成 年未获验收导致村民无法入住。

  有熟悉当地情况的人士告诉,永嘉高企的房价所存的巨大利益或是“旧村改造”建设中矛盾的一大症结点,也是温州旧村改造矛盾多发的一个原因。

  土地被指超低价贱卖

  2008年9月2日,温州市永嘉县招投标中心挂出一则挂牌公告,对永嘉县上塘镇下堡村拆迁安置地块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进行招投标。内容显示,这块70年产权的住宅用地总面积 7956. 平方米 (共计56.9 亩),出让用地面积 7956. 平方米,包括拆迁安置房用地面积和商品房用地面积。当时定下的起拍价为688万元,120万元。该地块紧靠永嘉县政府所在地。

  2008年9月11日,出让结果公示,温州市龙新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以69 万元拍得了这块用地。出让结果引来部分村民的不满,他们认为这块土地遭到了贱卖。

  按照下堡村村民的说法,离下堡村“旧村改造”地块500米左右的“明珠花园”小区,2005年出让时每亩地价就达1 0余万元,几年来永嘉的楼市一直高位运行,三年后出让每亩起码超900万元,而实际出让价换算下来每亩不到12.17万元。

  村民还提供了差不多时间永嘉出让的其他几块地的价格。资料显示,2006年7月28日出让的永嘉瓯北阳光大道5号地块,仅8.98亩成交价80 5万元;2008年6月1 日瓯北一块地,21.082亩成交价高达1.5260亿元;2006年12月26日乌牛镇王宅村一商住用地,12.787亩成交价47 0万元;2008年12月1日花坦乡东川村8亩地,成交价915万元。

  村民还称,土地出让至今已经5年,仍然处于打桩阶段,开发商涉嫌闲置土地。

  按照村民们提供的其他地块的出让时间和成交价格来比对,下堡村“旧村改造”地块的价格的确低得离谱。对此,永嘉县国土局副局长陈献锋告诉《每日经济》,所谓的“猫腻”并不存在,但整个项目的来龙去脉较为曲折。

  10年前,温州在浙江率先启动“千村整治 百村示范”工程,下堡村成为永嘉的示范点。因为之前没有可借鉴的旧村改造模式,当时政府提出由村委会作为拆迁主体,引入市场参与,这样可以解决资金问题。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下堡村内部出现了矛盾,项目瘫痪了。政府之后想重新启动项目,但已经拆掉房子的村民要求赔偿,不同意就投诉、举报,导致项目停滞,参与的房地产公司没赚到钱,还被拖延了时间,忍受不了便退出了。

  对于起拍价,陈献锋说政府是详细算过账的。22.17亩地的市场评估价是9802.8万元,开发商前期要投入的拆迁安置、水电基础配套、地质灾害预防处理等费用需9150.5万元,两者的差价再抬了点以688万元作为起拍价。

  陈献锋认为,因为有开发的因素在里面,加上村民间的矛盾,所以工期一拖再拖,现在才刚开始打桩。

  安置房 年未获验收

  作为示范村建设配套工程的下堡村“三产安置房”项目“霞堡锦苑”,则的的确确是一笔“烂账”,因为无法验收,建成 年交不了房。

  该项目2005年1月24日批准立项,占地2 .2亩,总建筑面积 44 0.84平方米。

  《每日经济》获悉,“霞堡锦苑”属于三产返还指标,因当时下堡村累计征地200多亩,按10%算返还2 .2亩,村里申报后批准为安置房,属于村民福利性质的分房,根据“三人一指标,人均 8平方米建筑面积”的原则分房,总共建造25 套。

  项目2006年开建,2010年建成后却一直无法通过验收,不少村民从安置房开工那天起就在外租房。7 岁的胡大爷说,他原先的三层楼房拆了,已经“蜗居”在一间8平方米左右的过渡房内7年。村民老张的房子分在顶楼,还带阁楼,总面积100多平方米,但因为没有验收,老张不敢搬进去,只能住在女儿家里。

  了解到,温州当地和浙江省级媒体都曾经对此事进行过报道,原因是按国家规定,住宅窗户玻璃的单片厚度应达5毫米,但实际厚度未达标,因此质监部门不予验收。

  一晃 年,“霞堡锦苑”非但没有完成验收交房,反而变成了“三不管”。

  《每日经济》向永嘉县规划建设局了解“霞堡锦苑”安置房无法验收一事,被告知归建筑工程质量监督站管辖,然而永嘉县建筑工程质量监督站站长徐中伟却向表示,因为项目超面积的缘故,规划没有验收,所以后面质监站也没法验收。提醒之前已经有媒体报道过因玻璃和质量问题致无法验收的情况,徐中伟却一直强调,是因为规划没有验收。“房子不可能一点问题都没有,没有验收主要是规划方面。”

  又找到施工方广泰建设集团,一负责人反复说到,企业认为房子造好了只要有人入住了就算交付,其他的不管。而原先广泰在接受温州当地媒体采访时称,工程虽竣工却无法验收,企业拿不到工程款很着急,也希望尽快返工。

  有村民称,工程不仅仅是玻璃的问题,房子本身质量问题就很严重,墙体开裂、漏水等毛病很多,现在却没有一个部门出来负责。

  高房价或为乱象症结

  2011年,永嘉江北街道新桥村曝出569套安置房被村干部瓜分的丑闻,之后纪委介入,目前涉案的村干部已被双规。而“霞堡锦苑”三产安置房除验收问题外,也曝出村民对村干部私分44套房并非法获利数千万元的举报,但至今未有定论。

  根据村民提供的于2007年6月20日下堡村村民代表大会讨论通过的“上塘镇下堡村新村安置房分配方案”显示,25 套三产安置房,6套归代建单位永嘉县恒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支配,剩下的247套归村集体统一支配。其中229套分给符合相应资格的村民,剩余18套用于解决遗留问题、政策瑕疵弥补等方面,由村民代表大会授权村两委全权处置。

  村民称,实际分配后还有44套剩余房,村干部却违背之前定下的方案,用村干部亲属的身份和借其他村民的名义,以27万~ 0万元的低价购入,再按市场价卖给外村的购房者,非法获利。村民提供的一份收据清单显示,一名叫汪锦兴的村民于2009年下半年以个人的名义就购买了10套安置房。而有些村民已经领取经济补偿款,按分配方案不再享有安置房指标,但也出现在了分房名单里。

  永嘉县委宣传部一名干部表示,永嘉对“三产安置房”有严格规定,多余的指标应按市场价或竞标形式出售给本村村民,任何人不得私自定价分掉。

  现在,上塘镇已经变为南城街道,书记麻曙明和主任刘惠芳向表示,他们没有听说过下堡村干部私分安置房一事。

  发现,因为靠近温州城区,永嘉县的房价也是水涨船高,这或许是旧村改造中问题频发的一个症结所在,村民认为利益受到侵占。

  有显示,到今年6月,温州城区二手房均价超过2万元/平米。一些温州当地人告诉,现在温州楼市的确不太景气,但不少楼盘特别是一些楼盘,售价还是要5万~7万/平方米。而作为温州“隔壁邻居”的永嘉县,当地房价对于一个县城来说,已经是“高高在上”了。如前面提到的“明珠花园”小区,询问到目前均价在2万/平方米以上,且有价无市。永嘉当地人告诉,靠近县政府所在地的区域,房价都是连年上涨。

快速止鼻血的方法小孩
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孩子不消化怎么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