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诃精义 第二十五章 余事乱纷纷,冥冥自有数(谢谢老妈支持!)

2020-02-15 19:52:16 来源: 崇明信息港

摩诃精义 第二十五章 余事乱纷纷,冥冥自有数(谢谢老妈支持!)

沙泽讲述着自己的出生和经历,赵传新听了个开头就没有多大兴趣了,后面的时间都主要在研究小阿飞的身体情况,那个脑海里的符文稍一看就能看懂,但是其中变化煞是深奥,研究起来平颇有一番意思。

但即使赵传新显得再怎么不注意他说的话,沙泽此时还是必须硬着头皮把自己的故事说下去,没准自己显露出一点不耐烦,就会被撕碎研究。

面前这个男人已经不是自己第一眼相见时所见那个在田间慢悠悠干活的粗汉子了,此时此刻的他每一次呼吸带起的风里都含着巨量的能量。

在沙泽神识中静静盘坐的赵传新就如一座待喷的火山,自己在一旁坐着简直如坐针毡。

沙泽讲着讲着,实在有点受不了那随着呼吸往返的能量潮汐,想往后挪挪身子。

“恩?要跑吗?”赵传新抬起头来看向沙泽,这让沙泽一下子感觉自己不存在的汗毛全部根根直立。正因为此时虚幻的身体上不存在汗毛

,那种人类身体里带来的记忆知觉就更为清晰强烈,他真的能感觉到全身上下有一根根僵直矗立的汗毛随着身体瑟瑟发抖。

“没有!你的呼吸带着的能量潮汐我实在难以忍受了,我都感觉要解体了!”沙泽夸大一些自己的感受,好让赵传新放过他。

“你说你出生时一点知觉没有,就好像从半空中睁开了眼睛,就知道自己是天生地养。”赵传新稍微收敛了一些气息,轻轻问道。

“是的,这就好像是传承的记忆,有点像是野兽天生的野性一样,不过他们需要长到幼年期才会觉醒这样的天性,而我们这样的生物一出生就是成年期了。”沙泽赶忙解释到,心想着,果然只是认真听了我前面的一些话,这么在乎出生时候的经历,甚至说是关注的出生前的意识,难道他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吗?

“你后来就去当个偷窥狂偷学了各家武学?”赵传新平淡的声音打破了沙泽的思考。

“那怎么是偷窥!我光明正大的去,凡夫俗子发现不了我可不能说我是偷吧。”沙泽不喜欢自己被说是偷来的武艺,他在人类社会里生活,也有着人类的廉耻。

“唔,那你说的天道,你是怎么想出来的?”赵传新问了一个沙泽喜欢回答的问题,不过当然不是因为赵传新想要活跃一下气氛,他也很好奇,是否武学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变成宗教呢?是否宗教的产生就来源于此。

“这当然是我独创的!我觉得武学起初是研究人和人对抗的技巧,后来就会演变成研究自己身体的运动规律,而这些运动的规律牵扯了生命本源的秘密,可以通过这条渠道找到延寿的方法。”沙泽说到这个就明显情绪高涨了许多,他神识出生和等待自己命定的肉身出生之间漫长的时间都用在了研究这些东西上,这是他的研究成果,是他的心血,他希望有人能理解他、赞同他。

“你不觉得中间少了些什么吗?”赵传新细细想想,觉得他说的也挺有道理,但是因为沙泽没有他这样天生高屋建瓴的角度,很多事情还是看不透,活得再久也不会看破。

“是什么?”沙泽听了原有些不服气,但是想到眼前的男人一招之内就可以把他碾成烂泥,一下子就来了请教的心思。

“你说通过这条渠道找到延寿的方法,你说的渠道就很模糊,一词带过,这是理论的缺陷所在,也就是你道路的断茬。”

“那如何能接续上我的道路呢?请赐教!”沙泽一下子激动起来,就要起身行礼。

赵传新摆摆手按住了他,开口道:“我又没说我知道,何必行礼行那么快呢。”

沙泽有点尴尬,转念一想,要是赵传新都不知道,他可能找不到谁能指点他的前路的了,顿时有些气馁。

“你有漫长的生命,你还可以继续研究的,何必苦恼,在世之间,有自己的念想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赵传新说着说着就感伤起来,自己的念想是什么?是回家吗?但是心里已经否定了这种可能性了。

“谨遵教诲!”沙泽行了晚辈礼,他没有托大,因为他感觉到赵传新弥漫的浓重情绪,那样深的感情,比自己固执地活那么久积淀起来的情绪还要深厚。

真要说起来,沙泽的心态还是个年轻人,确实不如赵传新老成,有些东西不是靠时间就可以堆砌起来的,要有一颗敏感但是坚韧异常的心,这是一种天赋,而沙泽这样的化生灵物在这方面的的确确不如人类,更不用说和两世为人的赵传新比较了。

“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赵传新顿了顿,问起了小阿飞的情况。

“我心有所感,就来接引这个孩子了,这种感觉很玄妙,我抵抗不住他的指引。至于应该做什么准备,比如什么时间到哪里,需要血法灌体等等都是冥冥中的指引,我真的难以说清。”沙泽也满脑子雾水。

“之前有过这样的指引吗?”

“有啊!去那个偏远到不能再偏远的村子里最深处的人家,也就是咱们干农活的地方就是指引,不过到了那里反而指引就断了,好像受到了什么干扰。”说到干扰的时候,沙泽小心翼翼看了看赵传新,他想说他怀疑就是赵传新太过强大,他的存在影响了指引的继续。

“哦?”赵传新看懂了他眼神的意思,心下有点疑惑。首先,虽然自己漫无目的前去那个地方,是自己看到了黑色的雾气在那里最稀薄,不过仔细地考察,这其中也不是没有所谓的指引,他和沙泽的区别可能在于他的指引更清晰,当然,只是按照这种思路来套入的话是成立的,至于究竟如何他也不能确定。其次,就算自己的影响强大,也应该是以自己为核心产生一个影响力渐弱的区域,不会如沙泽所说产生这种到了地方一下子断掉指引的现象,应该在靠近时候就早有体现才对。

“这个暂放不表,这个孩子脑子里的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吗?”赵传新先放下了难以解释的问题,想先把手头的问题解决一下。

“大梦游魂诀!”沙泽肯定地说道。

“那是什么?一种法诀?”赵传新在这一方面还是要对沙泽甘拜下风的,他来到此地根本无意去研究有什么修心法门,在他眼里都是垃圾。不过今天他见了这个符号,感觉这里的修心并非一所是处,很多地方还是很巧妙的,也许自己应该尝试着学一下,从中找到一些启发自己的办法,获得一些新的使用自己力量的方式,也许就能在不断的触类旁通中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没错,一种很久之前广泛传播但是少有人练成的法门,应该说实际上也没人练成,因为人的躯体是承受不了这样凝聚了大梦游魂诀精义的符号的,通常是变成痴呆,然后符号崩溃,身体也会随之衰亡,练成之日就是踏上殒命之途的时刻。现在的话,少有传播了,且都是删减过的法门,只保留了声威赫赫的名称吧。”沙泽谈到这个头头是道,让赵传新也有些佩服。

“这个孩子修炼出了真正的大梦游魂诀?”赵传新看了看这个孩子,如果这个孩子凭借自己通过删减版法门修出了原本的法诀,那么就是他来此接触的第一个真正天赋异禀的天才。

“应该不错。”沙泽也盯着小阿飞怔怔出神。

“那么有个疑问,既然无人能修成,这法诀哪来的?”赵传新想到了源头的问题,这讲不通。

“这我不知道了,我刚出生时,这个法诀还是有很多人练的,因为可以锻炼神识。用常人的体会来说,就是增加武道潜力。我也练习过,因为我的力量来源于神识,但是虽然我练成了,但是和常人的成功天差地别,你查看我的神识就知道,我脑海里根本没有这么一个符号。”沙泽摇摇头,这个法诀来源不可考,但是影响深远,属于他所见所闻中最有意思的趣闻之一。

“你练成了?”赵传新眉毛一抬,显然对此很是好奇,“所以你有这样的感知力,比我还要先感知到他破土而出。”

说到这里,赵传新还想起自己一开始误以为灰毛鹫是来找配偶的,还想要等到交配完成以后抓他们来研究,不由笑了笑。

沙泽以为赵传新是在嘲笑他,有点羞恼:“我也不至于一无是处,我怎么说也是这方天地生养,有点特长难道说不过去吗?”

赵传新摆摆手,知道他误会了,但是不想解释,只是示意不是这意思。

“那,现在,我解决了他的身体的问题,这孩子岂不是就是这世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练成这个法诀的人类了?”赵传新说着说着就露出了笑容,流露出好像自己做了一个精美的工艺品一般的得意。

“这么说,也没什么错。”沙泽有点无语,要是自己来带这个孩子的话,自己也只能勉强保住他的命,以后的前程如何是保证不了的,而且也不知道能显露出多少这个法诀真正的威势,这点来说,自己不如赵传新甚远了,那一手连贯使用多种法门的技法简直神乎其技。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