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多伦多万名教员为搏五斗米怒上街头

2019-10-13 01:23:29 来源: 崇明信息港

加拿大多伦多万名教员为搏五斗米怒上街头

继多伦多大学近6000名助教和合约教师因为薪资过低、缺乏劳动保障而走上街头两天之后,位于多伦多市的约克大学3700多名同类型教师也因为3日凌晨与校方的劳资谈判破裂,被迫走上街头,开始漫漫罢工路。

3日的多伦多浓云密布,将前一日阳光明媚留给人们的“春天不会遥远”的幻想一扫而光,低温搅和着大风雪席卷而来,打在罢工者的脸上,犹如刀割。

“没关系,天气虽冷但不能阻止我们抗争。”位于市区多伦多大学北面临街的Bloor街上,多伦多大学的辅导老师Saoha

Kooais和40多个同伴们举着游行的标语,顶风冒雪,持续呐喊:“我们生活在贫困线下”,“为了公平而战”,“摆脱贫困”。

本次罢工缘起于近几次谈判的破裂。从1月下旬开始,代表多伦多大学几千名助教和合约讲师的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CUPE)第3902分会表示,由于同资方的薪酬谈判陷入僵局,工会已经通过投票取得合法罢工权利。一旦谈判破裂、罢工爆发,将影响该校65%的课程。随后的一个月里,劳资双方的谈判曾经峰回路转,但终功败垂成。3月1日凌晨,多伦多大学主校区、世嘉堡和密西沙加三个校区的罢工同时爆发。组织者同时在三个校区设立纠察线。

“作为一名辅导老师,我们微薄的收入根本不能支付我们生活的成本”,Saoha

Kooais说,助教和合约员工承担了学校一大部分的教学任务,但他们没有得到足够的尊重,“我们需要公平”。

本次劳资纠纷集中在提高薪酬和合约方面。工会的诉求是,助教目前的平均工资为每年约1.5万加元,甚至低于贫困线。工会希望增加工资,提高学费援助,并增加医疗和儿童保育的福利等。而校方给出的条件则是,工资基本维持不变,每年只给助教少量补助,再额外给工会拨款。

在多伦多大学学院路参加游行的助教Nick就对学校的做法不满。“助教1.5万元的年薪标准是在2008年确定的,时隔7年,物价的涨幅早已让我们的收入缩水了”。

同是助教的多大二年级研究生Avsalan则抱怨说,有人为了干扰我们的罢工提出了学位的问题,“这显然不是学位的问题,这是另外一码事,这是为了公平,为了保障”。

而在同一天里,多伦多大学位于圣·乔治街、维多利亚公园路等几乎所有的车辆出入口,都被罢工者团团堵住。游行者除了标语标牌和整齐的口号、统一的步调以外,也有完备的后勤保证,足见其有备而来。

多伦多大学的罢工事件显然影响了约克大学。3日开始,约克大学上演了多伦多大学劳资谈判的“约大版”,两所大学一南一北,罢工遥相呼应。

“早晨的时候多有接近400人”,约克大学Keele街正门口的进出两条通道,被游行者围得水泄不通。现场摆放了话筒、扩音器以及发电机,以壮声势。

谈判破裂后的时间里,约克大学校长Mamdouh

Shoukri亦随即发表声明宣称,学校所付出的每一点的努力都是为了达成公平协议和避免校务中断,但现在显然很遗憾。据说,除了极少数的课堂外,约克大学基本取消了所有课堂。

对罢工给学生造成影响感到遗憾的,当然也包括罢工者。参加约克大学罢工的Rag Virk和Jen

Cypher告诉,罢工影响了学生们的学习,他们深感遗憾,但他们别无选择。

而对于合约员工而言,他们则希望通过罢工迫使校方同意给他们一份长期稳定的合约,以便忠诚于这份工作。Rag

Virk表示,有了长远合约,就能更安心工作。

不过,学生们对于这么声势浩大的罢工所持的态度也是十分复杂。约克大学罢工现场两名举牌的学生则发出疑问,“我们下一周的课堂在那里?”其中一名男生表示,罢工肯定影响了他们正常的学习,但在达成协议之后,能够稳定教学,有利长远。而另一名女生则表示,国际学生肯定为此次罢工付出了更多的成本,“他们花费了昂贵的学费,却没有上学,这种损失肯定不少”。

至于这场罢工究竟持续多久,助教们誓言抗争到底,时间是个未知数。而约克大学的助教Ryan

Carter也不能确定他们的行动会否在其他高校产生连锁或者示范效应,但据说,“安大略省已经有其他高校在讨论是否应该罢工的问题”。

事态的发展显然已经引起了政府的关注,安大略省负责劳工的厅长Kevin

Flynn当天督促这两所学校的校方,与工会重回谈判桌。(完)

什么是微商城
快手直播怎么开通我的小店
有赞上怎么开微商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