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客运段整备员八九道工序整床铺为让旅客

2019-05-14 22:18:52 来源: 崇明信息港

昆明客运段整备员八九道工序整床铺 为让旅客睡得更舒心

( 王海龙 通讯员 周祥明)晨曦初露,春风轻拂。在昆明铁路局昆明客运段列车整备场上,一辆辆即将开往家乡的列车停满了所有股道。

昆明客运段整备车间整备员罗取飞和同事戴着洁白的手套,从刚到的一辆小货车上把一包包崭新的卧具搬到列车卧铺车厢,逐一铺到床上。

每车除换上66套干净卧具外,也会备用99套,66套用于回程时替换,剩余的33套用于中途更换。

而换下来的卧具,又被装进小货车,拉到客运段洗涤车间。

11时30分,我们跟着小货车来到洗涤车间。在仓库门口,车间主任刘文伟目送着载有经过自己验收、盘点、供应给火车卧具的又一辆小货车驶离车间。此时,他已经忙碌了近6个小时,每天,他们要洗涤40吨重的卧具16万件。

“这些都是旅客贴身的东西,安全卫生是关键,我们严控洗涤工序,严把验收关。”刘文伟核对着手里的出库清单,埋头对我们说。

走进车间,隆隆的机械声不绝于耳,几个蓝色吊袋在屋顶不停旋转,工人们戴着口罩,麻利地把被罩、床单、枕套、窗帘分拣开来,分拣出来的卧具,被一名工人放到蓝色吊袋里。

“这是一台集重装载机、洗衣机、压榨机、烘干机为一体的洗涤机组‘洗涤龙’,这台设备每小时的洗涤能力约达2吨。”刘文伟指着10多米长的大型设备说,这台设备去年10月份才安装使用,专门为今年春运准备的。

“洗涤龙”由电脑全程控制,其中洗衣机16个仓可同时洗涤,每一个仓根据电脑不同指令按照预洗、主洗、漂洗、中和等程序进行工作。多种洗涤剂也是由电脑按照每个吊袋卧具的重量进行配比,保证洗涤质量。

“卧具分拣要按车次、规则、品种、型号判断是否是所接列车正常配备的卧具,主要是把污染严重的卧具挑出来。”刘文伟告诉我们,卧具上经常会看到旅客留下的口香糖、鞋油痕迹、方便面汤汁和饮料等,这些污渍如果不除掉,很难通过洗衣机清除干净。

在人工弃渍台,两名洗涤工正拿着刷子刷床单上的污渍。这些床单上,既有鞋油的痕迹,也有剩余口香糖的痕迹。这些污渍要一点一点刷,直到彻底刷掉,才能进入下一道工序。杨文伟说:“洗涤工人每天要刷掉六七百处污渍,多的时候一天要刷近千条床单。”两名洗涤工的手因长时间浸泡在水中,已变得苍白。

压榨机前,一名工作人员弯腰盯着机器里的卧具,随时等待把压好的卧具送到120度的烘干机里,烘至七、八成干。压榨机从卧具里挤压出来的水,在灯光照耀下清澈透亮。

“为了让卧具铺到车上舒适、平整、美观,熨烫的速度和温度都要恰到好处,快了卧具不干,慢了出褶子。” 在2米多宽的熨烫机前,杨桂兰和同事拎出洗好的床单,各拉一角抻平放到滚轴上,床单进入机器。

在熨烫机另一端,床单平整地从滚轴上下来。两名工作人员一人用左手抓住一角,右手在中间一切,床单被迅速对折,将手里的床单扔向另一个人,刚好和自己手里的一条边合并,一抖一折,床单就叠好了。

叠好的床单被何云花22个一捆绑扎起来,并用专用的包布包好装到卧具框里,避免在运输过程中发生二次污染。

“我们每1小时就会在送单、接单、折叠和绑扎岗位间轮换一次,因一天到晚都在站立工作,职工们或多或少都有下肢静脉曲张和关节炎。”何云花边忙着手里的活边说,有一次她站得腿抽筋,整个人一下子就瘫坐在地上,可把同事吓坏了。

卧具出库,必须得经过质量验收员李凤芳的手和眼,每一捆绑扎好的卧具,她都会用手测试干燥度,用眼观察一捆之中是否有色差,不符合标准的,立即返回重洗。

从分拣员开始,到整备员把洁白的被套、床单铺到卧铺车床上,我们粗略估算了一下,大概要经过八九道工序,其间经手十几人。

第三方支付
划得来清货怎么做
陈年老酒回收
本文标签: